政策观察|中医药产业发展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从中央到地方都迎来政策红利


山东将打造60亿元中医药健康旅游基地。

惠州中医药产值去年达15亿 拟建国家级医药健康产业基地。

黑龙江拟打造10个示范基地 南病北治北药南用。

......

      从1996年党中央、国务院召开了全国卫生工作会议,明确“中西医并重”为新时期卫生工作基本方针。到2015年4月起,国务院相继发布《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等重磅政策。中医药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现今迎来大好发展时机。
 
     政策红利不断释放的同时,中医药产业发展的难点、痛点仍然存在,机遇和挑战并存。今日,康盟邦 •政策观察,为您梳理报道...

 

产业政策

四大重磅政策规划 一个立法

2015年4月,国务院印发《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
提出了2020年发展目标:基本建立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中医药健康服务加快发展,成为我国健康服务业的重要力量和国际竞争力的重要体现,成为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重要力量。
 
2015年4月,国务院转发《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年)》
首个关于中药材保护和发展的国家级规划。对我国中药材资源保护和中药材产业发展进行了全面部署。
 
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
是新时期推进我国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明确了未来十五年我国中医药发展方向和工作重点。
 
2016年8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式印发《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
提出发展中医医疗服务、推进中医药继承创新、加快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推进中药保护和发展、拓展中医药服务新业态等9大重点任务,旨在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 
 
2016年8月29日,《中医药法(草案)》提请人大二审,有望年内通过。
二审焦点仍在于如何体现中西医并重,如何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人才培养考核机制及药品审批机制。
  • 经典名方免临床。生产符合条件的来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在申请药品批准文号时,可以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
  • 中医师承。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或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由至少两名中医医师推荐,经省级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考核合格后,即可取得中医医师资格。

 

中医药产业地方发展

广东

7月18日,广东省政府网站发布《广东省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18年,广东要初步建立中医药健康服务网络,打造中医药健康服务产业集群。到2020年,中医药健康服务将成广东经济转型升级重要力量。
甘肃
8月3日,《甘肃省“十三五”中医药发展规划》出台。将以陇东南国家中医药养生保健旅游创新区建设为重点,着力推进中医药健康旅游,;建设六大中药产业园区提升中药产业发展水平等重大举措。
 
山西
 
《山西省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6—2020年)》规划要求到2020年,基本建立山西省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使之成为该省健康服务业的重要力量,推动全省经济社会转型发展。
 
上海
《上海市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6-2020年)》大力发展中医医疗服务,健全中医医疗服务体系,创新中医医疗服务模式。加快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建立中医养生保健服务体系,规范中医养生保健服务,开展中医特色健康管理服务等。
 
河北
《河北省“大健康、新医疗”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形成中医药产业“全产业链+创新”的“全新”模式。大力推进中药材燕山产业带、太行山产业带、冀中平原产区、冀南平原产区和坝上高原产区“两带三区”建设。以创新模式发展传统中药材种植业,并带动健康保健、医药制造、文化旅游、养老地产等产业的协同发展。
......
 
围绕国家政策规划,各地方政府纷纷出台自身发展规划或指导意见,促进中医药产业发展。

 

中医药产业海外发展

      目前,中国与外国政府、国际组织已签署86个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建设了10个海外中医药中心,其中绝大多数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2015年3月,国务院授权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提出“扩大在传统医药领域的合作”。《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也有望在今年出台。
 
     以中医药为代表的传统医学首次纳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疾病分类代码(ICD-11)。中医药相继纳入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框架、中英经济财经对话框架,《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明确支持“开展中非传统医药交流与合作”。
 
     据悉,在中国财政部支持下,中国中医药局今年设立首批共17个中医药国际合作专项,其中包括中国-美国中医药肿瘤合作中心、中国-马拉维青蒿素抗疟中心、中国-中东欧中医医疗培训中心等。
 

    中医药海外发展仍然存在不少难点,政策准入仍是中医药对外合作面临的最大壁垒。中医国际品牌传播空白也是目前中医海外发展的难点。

 

中医药产业人才培养

      近年来, 符合中医药人才特点的教育模式得到加强。医教协同深化中医药教育改革初显成效,中医专业学位独立设置,评选出第二届国医大师,名老中医药专家、中医学术流派传承成效显著,建成国医大师传承工作室60个、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956个、基层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200个、中医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64个、中医药各层次培训基地1140个,多层次多类型的中医药师承教育模式初步建立,继续教育覆盖率显著提高。 
 

     专业人才缺乏都已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如何有效培养中医养生保健、康复、养老、健康管理等技术技能人才成为我们需要着重思考并解决的首要问题。

——中医药产业发展正当时
      虽然,中医药产业发展仍存在种种难点,人才缺乏、国民中医素养、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规范等。但随着健康中国战略推进,政府对中医药发展的高度重视,中医药发展正在迎来也必将实现新的发展机遇。

     并将实现《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发展目标。到2020年,人人基本享有中医药服务,中医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